欢迎您来到金斧子,投资有风险,选择需谨慎!
当前位置: 首页 > 私募社区 > 人口变少,真的那么可怕吗?
人口变少,真的那么可怕吗?
2023-01-18
512
0

大家好,我是很帅的狐狸

统计局公布了去年各种数据

人口总量竟然出现了

负增长

今天我就来展开聊一聊

有人猜测说,是不是因为新冠防疫放开了,所以出现了大量超额死亡?

我拉了下数据,发现今年的死亡人数并不算太夸张(比去年多了27万),死亡率也只比去年多了0.19‰。

不过这个数据本身是用统计抽样的方式进行的——

往年的样本数大概是120万人,而且抽样的工作时间是截至11月30日(来源:国家统计局公告2022年第2号),所以防疫政策变化后的超额死亡并没有被统计进来。

Anyway,撇开这个因素不看,只看目前统计结果的话——

人口缩水,更多的原因,还是在于出生人数的减少

人口负增长的确会引发很多问题。

供给端方面会导致劳动力减少,所以少子化一般是跟老龄化被放到一起说的。

需求端方面也有问题:人口除了是劳动力,也是消费力;人口增速下来了,对消费总量的增速也是个影响。

今天我们就来探究下——

出生人数下降是因为什么?

潜在的解决方案是什么?

对我们会有什么冲击?

背后有没有什么投资机会?

Part 1 出生人数下降是因为?

首当其冲自然还是疫情

打完新冠疫苗得隔几个月才能 备孕,感染新冠后也会影响精子质量。

另外就是疫情对经济的冲击,让人们对未来收入没有明确预期,所以会更加慎重地考虑生孩子的决定。

我们看出生率的数据也可以看出来——

本来出生率还可以苟一苟,疫情一来,往下掉得厉害。

另一个对出生率影响比较大的,是生育意愿

前面我们看到,就算没有疫情,出生率本身也是往下走的。

根据《中国人口普查年鉴》的数据,中国的女性平均初婚年龄,已经从1990年的22.15岁上升到2020年的27.95岁了。

女性的初育年龄也从2006年的24.3岁被推迟到了2016年的26.9岁。

这个现象的背后,其实是所谓的「马尔萨斯陷阱」

经济发展了,生活水平会提高。

不过这只是「短暂的假象」——人口的增速往往会更高,所以摊到每个人头上的物资会逐渐变少,最后导致生活水平陷入停滞

这时候,人口会自我调节——

死亡率层面,每当人口过剩时,人均资源不够,各国会互相抢资源,这会导致战争。

人口超过环境承载力之后,大自然也会通过瘟疫、饥荒等方式,对人口进行「调节」。

生育率层面,一旦生活水平陷入停滞,老百姓们会被迫在「自己的面包」和「孩子的面包」之间做权衡。

每个家庭出生的孩子数量会减少,甚至会出现现在很流行的「丁克」(DINK,双份收入没有小孩)。

比如我身边有不少朋友都是在年轻的时候选择了「奋斗」——

要么追求学术上的成就读多几个学位,要么在职场上加班拼杀。

人口普查年鉴里也有个有意思的数据——

而对女性来说,年龄越大,生育风险也越高;对男性来说,年龄大了,精子质量也会下降(崔元起,2009)。

从这个角度来看,辅助生殖板块倒是很有前途。


顺带一提,也有个有意思的假说——

因为教育水平高的人后代会越来越少,同时教育水平低的人后代越来越多。

这可能会导致人类的智商不断下滑。

Anyway,这种人口的自我调节,一般得等到技术层面出现「大爆发」之后,资源利用率上去了,才能让生活水平有多一轮上升。

长期来看,这会形成一个循环——

所以从周期的角度来看,我们的人口出现负增长,其实是个必然

Part 2 潜在的解决方案是什么?

潜在的解决方案,有两个——方案1:优化资源分配

人均物资不够之余,资源分配上也有优化的空间。

根据瑞士信贷的《2022年全球财富报告》,全球最富有的1%人口拥有全球46%的财富(2020年这一比例是44%)。

之前我们也会一直说,压制中国人口出生率有「新·三座大山」——住房医疗教育

而在过去几年,房住不炒带量采购教育双减都是在尝试解决这三座大山带来的问题。

这些政策,本质上也是在经济结构上进行资源重新分配的过程。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过去这几年,中国的贫富差距是在逐渐减少的——

方案2:加速技术爆炸

除了微观上对分配进行调整,我们也应该竭尽所能,尽快过渡到下一个阶段。

所以加速技术爆炸的到来很重要。

这也是为什么国家这些年在推行科创板等资本市场改革、扶持各种专精特新企业的底层原因。

只有技术不断创新,才可以真正把资源利用率、把人均产能给拉上来。

不过上面的这两个方案,都很难一蹴而就。

领导说了,「共同富裕是一个长远目标,需要一个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

技术创新上,时间自然也是绕不过的——

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就提到过,在芯片领域上,「虽然我们有华为海思、中芯国际等国际知名的芯片设计和芯片制造企业,但就整体产业发展而言,相较国际先进水平,我们可能需要一二十年才能追赶上。」

所以处在过渡期的我们,自然也会面临不少冲击——

Part 3 对个体会有什么冲击?

落到个体层面,有几个现象可能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现象1:失业人群可能变多

技术爆炸一旦被加快,自然会面临失业问题。

当年第一次工业革命的时候,珍妮纺织机被发明之后,大量纺织工人下岗,甚至引发了到处砸纺织机的「卢德运动」。

截图/ 说书人国师

当下,有些人的工作也被机械、或者是人工智能给替代了。

比如我以前提过的一个案例——

有个好友在帮一些工厂做咨询。

有个她服务过的华南工厂,几年前有几万个工人。

现在大部分流程都改成机器了,工人只剩下几百个。

而且还有些工厂在「渐进式」改革——

朋友提到,她最近有个客户,以前一条产线36人;现在一条产线加了两个小机器,可以减掉10个员工。

也不单单是高度标准化的工种才会被替代掉。

几年前也有新闻说,高盛的纽约办公室的交易员,从600多人裁剩下两个。

确实,目前很多工种会逐渐被机器、人工智能给替代掉。

不过,同时也会有越来越多的其他岗位会出现,而这些岗位的门槛往往会更高。

高盛虽然裁掉了交易员,但也招了很多算法工程师。

未来,帮人工智能迭代算法的岗位可能也会越来越多。

不过在那之前,「结构性失业」会成为常态:有的行业人才会极度供不应求,而有的行业,岗位可能会越开越少。

在过渡期,国家也想了办法——

养老、家政、托幼这些行业,都是需要跟人互动的,短时间内是没法被人工智能或机器人给替代的。

所以国家给了很多这些产业的支持政策。

不过还有一个隐性问题——

今天(1月17日)统计局也公布了2022年年底的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数据,勉强回到了5.5%的「及格线」(去年《政府工作报告》的目标)。

年轻人(16~24岁)的失业率还是有点难看(16.7%)。

但有一个没统计的群体,失业率可能更高——大龄失业者

年轻人们的失业毕竟只是暂时的,也就是所谓的「周期性失业」

等到经济回暖,要找工作也就不难了。

而四五十岁的大龄失业者,特别是没有「硬核技术」的那些人,一旦被开除了,这时候要再找工作,就没那么容易了。

从这个角度来看,转职类的职业培训倒是挺有机会。

现象2:人力资本回报上升

因为后续出现的岗位,门槛会越来越高。

换句话说,投资在教育上的回报,也会越来越高。

或者说,如果没有持续在教育上投资的话,未来要找到工作本身就很难。

也因为这样,叠加大学扩招,学历贬值得很厉害——

截图/ 豆瓣

从父母的角度,这时候会主动思考子女的质与量的平衡。

把时间拉长来看,这也是为什么人类是一直在进步的底层理由。

现在毕业的小学生,跟我小时候相比,掌握的知识量差得肯定不止一丁半点。

虽然学科内培训不给搞了,但是学科外的那些大家还是在不断卷。

我前几天就在抖音刷到一个儿童机器人编程的课(适合3~5岁),我还假装已经有娃了,买了个试听课做调研。

现象3:人力成本上升

人口负增长也意味着劳动力总量会供不应求,工资也会水涨船高。

虽然这几年大家可能感受不到收入的明显上升,毕竟经济增速下来了。

不过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中国居民收入增速还是很高的——

人力成本高了,自然会导致「国际产业梯次转移」: 劳动力密集型产业自然得往外转。

比如我爬了下Nike制鞋工厂的分布数据,发现这些年它们一直在往越南迁——

毕竟今年印度人口都将超过我们,成为世界第一了(联合国去年7月份的预测),所以这样的产业转移确实是必然,也没什么好抱怨的。

类似的产业梯次转移以前也发生过几次——

最早是日本承接了美国的劳动力密集型产业,后来由亚洲四小龙(中国香港/中国台湾/韩国/新加坡)承接。

再到后来才是中国内地。

现在咱的人力成本贵了,再转移出去也很正常。

而另一边,我们也在持续承接越来越多的资本密集型产业,比如汽车产业我们已经超过德国和韩国了。

虽然劳动力变贵了,但制造业企业还是要生产的。

从这个角度来看,工业机器人也是个挺好的赛道。

最后

照例来个一张图总结——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狐狸君raphael”(ID:shuai_investor),作者:很帅的狐狸


尚未登录,请 后再评论
发表
持牌机构 / 强大股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