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金斧子,投资有风险,选择需谨慎!
当前位置: 首页 > 私募社区 > 王鹏辉:时刻保持危机意识,对防范大型风险很有好处
王鹏辉:时刻保持危机意识,对防范大型风险很有好处
2019-01-07
1.3万
46

中国基金报记者 杨波

 

望正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王鹏辉走过了一条比较标准的基金经理成长之路,从券商研究员到基金公司研究员再到基金经理,后“公奔私”创业。


2000年研究生毕业时,在学校已爱上炒股的王鹏辉很想进入证券行业,但没有找到证券相关工作,就到了深圳农信社资金部。2001年初,长城证券研究所招聘研究员,王鹏辉递交简历后被录用,成为家电行业研究员。2003年,经朋友引荐,他入职融通基金,陆续覆盖了家电、TMT、交运和商业等行业 。2007年3月,王鹏辉又一次经朋友引荐,有幸入职当时风头最劲的景顺长城基金。


2007年9月,景顺长城基金公司投资总监李学文辞职,其管理的景顺长城内需增长基金(包括景顺长城内需增长贰号基金)交由王鹏辉管理,这是2006年的冠军基金,规模近200亿。走上基金经理岗位的王鹏辉,在实践中逐渐形成了弹性、灵活的投资风格,他对机会的捕捉很积极,在风险来临时则会快速撤退,一旦发现自己做错,他会毫不犹豫全部卖出,冷静思考之后,再重新建仓。几次重大的推倒重来,都使基金得业绩得到较大改善。


2008年10月,政府出台四万亿刺激经济政策,王鹏辉看多市场,开始加仓并将组合全部推倒重来,全面布局周期股。2009年7月,股市大幅震荡,王鹏辉重仓持有的金融、煤矿等周期类股票在大涨后开始回调,他将相关股票全部卖掉,买进消费类股票。2009年,景顺长城内需增长基金净值涨幅高达89.68%,排名在前十分之一。


2010年初,王鹏辉认为宏观需求强劲,买进了很多周期股,很快,房地产调控政策出台,周期股大跌,景顺长城内需增长基金业绩下滑到后1/2。他果断卖掉了全部周期股,买进电子消费品,到年底,该基金逆势上涨11.42%,同期大盘下跌12.51%,排名在同类基金前十分之一。


对创业板为代表的新兴成长股的投资,王鹏辉也有过反复。2011年下半年,他陆续买进新兴成长股,结果2011年大盘股大幅跑赢中小盘股,2012年初,他迅速调整仓位,增持了金融等低估值行业的配置比例。2012年中期,宏观经济下行,他卖掉传统行业的股票,买回新兴成长类股票。2013年是新兴成长股的大年,创业板指数上涨超过80%,沪深300下跌7.6%,景顺内需增长基金净值大涨70.41%。


王鹏辉成长为同时期最优秀的基金经理之一。从2007年9月15日~2015年1月22日,在王鹏辉管理期间,景顺长城内需增长获得了43.9%的收益,超越业绩基准71.88%,同期上证指数下跌超过35%。


在总结自己公募基金的投资经历时,王鹏辉认为主要做对了两波行情,一是2009年宏观经济向好带来的反弹行情,二是2013年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产业爆发式增长带来的一波行情。在他看来,A股市场完美反应了宏观经济变化的趋势,根据宏观经济来做配置,会有很好的收益,另外,重要产业从低渗透率向高渗透率发展过程中,也会创造很高的超额收益。 因此,他全力以赴研究宏观趋势与重要行业的发展变化。


2015年初,王鹏辉辞职创业。在私募基金,王鹏辉延续了在公募基金形成的投资风格,并且发挥得更加充分。据他介绍,成立三年多,望正资产的收益几乎全部来自2017年,其它大部分时间,他都会保持较低的仓位,甚至空仓。


王鹏辉认为,从行为金融学来讲,空仓也能创造阿尔法。私募基金没有仓位限制与排名压力,大量时间可以保持低仓位或空仓,这样,可以减少许多无效的工作,集中精力专注重要领域的研究和思考。

 

中国基金报记者:请讲讲你的早期经历,什么时候进入证券行业?


王鹏辉:1996年,我在华中理工大学念本科时,班里有人炒股票,我跟着同学去营业部看过,当时是学生,也没钱买股票,但觉得股市比较有意思,心里就有些向往。


本科毕业,我考上了本校的研究生。1999年末,研究生毕业前找工作,想进入证券行业,我给不少券商、基金公司投了简历,获得两三次面试的资格,但一个offer也没有拿到,当时觉得,进证券业好难。


我研究生毕业后去到农信社,但一直还有证券梦,也很关注证券行业的动向,2001年,看到长城证券的招聘启示,我赶紧递了简历,没想到被录用了。当时,农信社的工资其实比长城证券研究所高,但能做喜欢的工作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喜欢很重要,你发自内心喜欢一件事或者一个行业,就会契而不舍,坚持去寻找,机会可能会来得晚一些,但总是会有的。过程曲折一点不一定是坏事,即使很顺利进入一个行业,进去了也不一定行,你若很曲折才进入一个喜欢的行业,后面可能会更加珍惜,工作更加努力。 

 

中国基金报记者:你在长城证券研究家电,当时有什么印象深刻的事?


王鹏辉:我的第一份报告写的是美的电器,分析了白电和黑电的前景,当时,我提出的观点是:白电技术进步慢,主要是内部竞争,被新技术颠伏的风险要小很多,像美的、格力这样的公司靠管理优势、渠道优势、成本优势,可以快速缩短和国外的差距,而黑电技术进步太快,新产品对行业冲击非常大,企业经营很被动,很难跨越成长。20年过去了,回过头来看,我当年看得还真是挺准的。


但当时刚入行,做对做错有很大的偶然性。虽然第一份报告做得不错,后面做错的时候也不少。

 

中国基金报记者:请讲一个你早期做错的研究案例。


王鹏辉:2003年,经同事推荐我去了融通基金,到融通后推荐的第一家公司是电子行业的,后来这家公司因为亏损被ST,一度都快退市了。主要原因是,电子行业技术进步很快,公司生产的是过渡性产品,新技术出来后,其产品很快就被全面覆盖。回想起来,当时忽略了经常使用的波特五力分析模型中重要的一条:新技术、新产品替代性风险。这一风险在很多行业、很多时候都存在,一定要非常谨慎。


我在写的第一份研究报告分析白电、黑电的差异时,遵循了这条原则,但在融通,我推荐的却是技术进步快产品不断迭代的公司。可见,在早期,我还远远没有形成研究的世界观和方法论,甚至在一些最基本的问题上,自己的想法也是在左右摇摆。幸运的是当时还年轻,公司也非常包容。

 

中国基金报记者:2003年的五朵金花行情,有什么印象?


王鹏辉:我在融通主要看家电和TMT,对五朵金花印象不是很深。五朵金花包括汽车金融石化钢铁等,都是周期性行业,受益于宏观经济快速增长,业绩大增,受到以公募基金为主的机构投资者的追捧,2004年宏观调控,周期股被短暂抛弃,消费品被追捧。


我在融通4年,基本没有推荐成功过一家公司和一个行业。有一个客观原因,我研究的家电和TMT在当时都是非主流行业,没什么特殊表现。总体上,早期我做研究员时,比较平淡,比较边缘 。


工作难找,研究成果平淡,这些经历对我的影响比较大,像研究员、基金经理这类岗位,很难通过短期的表现来评价,更难通过简单的面试对一个人下结论,来判断他今后可能的成绩。我也常以此鼓励同事,像我这样的普通人可以把基金管的还算可以,大家更要有信心。

 

中国基金报记者:2007年3月,你到了景顺长城基金公司。为什么?


王鹏辉:我到景顺,也是挺偶然的,因为前期工作没有什么起色,我想换家公司试试,但换工作也很不容易。后来,有同事把我推荐给时任景顺长城投资总监的李学文,才有幸获得自己职业生涯最重要的一份工作。2007年9月,李学文辞职,推荐我接管他的基金——景顺长城内需增长基金、景顺长城内需增长贰号基金。

 

中国基金报记者:李学文为什么会推荐你?


王鹏辉:可能学文总看我还比较灵活。客观上当时景顺长城也比较缺人,公司是投研一体化管理,当时只有三四个没管产品的研究员,其它全是基金经理,学文总和另一个基金经理决定离开,空出了三只基金,只能在我们几个研究员里面选,学文总推荐我接管他的基金。

 

中国基金报记者:你成了一个出色的基金经理。是否功夫不负有心人?


王鹏辉:可以这么说。但换个角度看,也许可以说,这个世界有很大的偶然性,成功与失败都有很大的偶然性。


我从硕士毕业到研究员到基金经理的历程,算是比较标准的基金经理的职业路径,在这条路上,有人会很顺,有人会很不顺,有的靠能力,有的靠人品。我有些同事,很早就当基金经理了,我算是比较磕磕绊绊的,走得不太容易,在做基金经理之前,我没有做过一次重要的推荐。但我也还是运气挺好的。想干证券,等了一年就到了证券公司,后来又去了基金公司,还当上了基金经理,景顺长城是当时最好的基金公司之一,把最好最大的基金交给我管理。


我突然从一个相对边缘的状态,走上基金经理的岗位,在最好的公司,管最有名的基金。可以说是替补选手上场,没想到,那几年做的也还算不错。所以,坚持很重要,虽然没有起色,也要兢兢业业做,要相信,勤勤恳恳做事,总是会有好的回报,研究没做好,仍然好好工作,工作结果不行,也要好好工作,咬紧牙关坚持下去,才可能遇上好的机会。

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中国基金报记者:李学文是2006年业绩冠军,景顺内需增长加上内需增长贰号基金的规模近200 亿,接这只基金会不会压力很大?


王鹏辉:我当时懵懵懂懂的,对规模也没什么认知,没有感到太大压力。更多的是好奇,我还特意把学文总每天的操作复盘了一遍,感觉真的很厉害。回想起来,正是有这样的榜样才促使自己不断成长,接棒优秀选手带来的压力,相对于其给予的信心而言,不算什么。

 

中国基金报记者:2008年大熊市,你刚做基金理,会否是巨大的考验?


王鹏辉:2008年对我来说是重要的转折点,是我管理基金的第一个完整年度, 也迎来了我的第一个孩子。工作上,基金经理和研究员相比,压力陡然增加,并且自己管理的还是公司旗舰基金,菜鸟的压力相当大。生活上,我太太2003年开公司,经营挺好的,客户都是中国最顶级的企业,因为生孩子关了。2008年,各种压力陡然就上来了,工作和生活都面临巨大的考验。


可那年的结果正如我之前的经历,景顺内需增长排名在后四分之一左右,差点下课,可以找一些规模大导致调仓难度大的原因,但在这样的业绩面前,客观原因无济于事。

 

中国基金报记者:当时,会不会压力很大?


王鹏辉:确实有相当大的压力,但我回想起来,这么多年都没有因为基金管理的事情睡不着觉,包括2008年,感觉自己内心相对天真乐观,缓解了这样的压力。 


实际上,在2009年之前,我工作一直都比较艰难。最早我想去券商、基金,没去成,后来终于进入证券行业,又进入基金公司做研究,却一家公司也没有推荐出来,还有失败的重点推荐。这种经历让我一直感觉职业生涯处于比较大的风险中,这样的经历或许对我面对2008年的各种压力有相当的帮助。 

 

中国基金报记者:做研究和投资是否有很大不同?


王鹏辉:做投资跟研究完全不一样,研究做得好,投资不一定做得好。研究讲逻辑讲信息面,需掌握更多的信息用更有逻辑的思维来总结梳理,形成契合当时的结论。基金经理需要的是决策,买不买,买多少,直接反应在账面上。研究员相当于参谋,基金经理则无处可躲。


从我自己的经历来看,研究员的表现,除了研究的深度,还要看你研究的领域有没有好公司、好机会。我做研究员时表现很一般,一方面是自身水平不足,另一方面,我研究的家电、TMT都没有超越市场的表现,像美的、格力当时都无突出表现,2007年之后才开始有突出表现。从这个角度来说,一个研究员工作成果的好坏又有一定的偶然性。


我一直觉得做投资是风险很大的工作,只能做好,必须做好,因为业绩明明白白摆在哪里,你无处可逃,但做好的概率又很低。你也忽悠不了别人,做研究员可以讲,随便怎么讲都可以,做基金经理也可以讲,但业绩不好,你怎么讲也没人会听你的,大家只看你的业绩。基金经理的评价标准很简单,就是长期业绩,你三年五年十年的业绩怎么样,其它都不重要。只要长期业绩好,不违法不搞内幕交易,你就是很牛的基金经理,业绩不好,你怎么讲都没用。所以,一般人还是不要轻易做基金经理,干不好就得下课,一旦下课,找工作都不好找,业绩不好,你怎么找工作,而业绩长期好的又真没几个。如果中不溜,短时间混着还可以,时间长了,压力也会有的。做好了,很牛,做不好,很惨,但做好是小概率事件。而且,你做得再好,后面都有可能做不好,业绩有一定的连续性,但没什么特别大的必然性。

 

中国基金报记者:2009年,景顺内需增长获得了89.68%的业绩,从公开资料看,你在2008年四季度就开始布局。


王鹏辉:2008年四季度,四万亿刺激政策出台后,我们就变得非常乐观,积极加仓,买了很多周期股。印象最深的是,我们当时有一个研究员叫杨鹏,他做了个模型,跟我讲,一定要看多,我仔细看了他的模型,觉得很有道理。我们迅速向投委会提出加仓的申请,获得批准后,我们很快就把仓位加上来了,因为看好宏观经济,我们大幅加仓了银行煤碳水泥有色等周期品。


2009年开市第一天,景顺长城内需增长的第二大重仓股持有五个点的海螺水泥就涨停,基金净值飘红,我非常开心。从这一天开始,自己好像进入了良性循环,运气一路好转。


2009年上半年宽松的流动性与低利率推动了股市、楼市、车市和国际商品市场强有力复苏,体现在A股的行业表现上,地产、煤炭、有色、银行和汽车类股涨幅居前, 2009年上半年,景顺内需增长就获得了60.74%的良好业绩。

 

中国基金报记者:从公开资料看,景顺长城内需增长2009年三季度减持了周期股,加仓了消费品,为什么?


王鹏辉:我一直重视自上而下的分析判断,重视宏观经济走向,包括货币政策、财政政策的走向,从宏观经济的波动趋势来做大的资产配置和行业方向上的选择。


2009年7月,银监会三次发文防控信贷风险,我感觉货币政策可能会收紧。而且,上证指数从1664点起步,一路高歌猛进,整体涨幅已经超过100%,部分周期股涨幅更大,7月底,市场出现剧烈震荡。根据宏观经济趋势以及政策方向,我开始一边降仓位,一边调结构,把周期股全部卖出,转向重点配置具有长期增长潜力且受政策影响较小的资产,主要配置了医药、食品饮料、服装、商业、家电等消费类行业。

 

中国基金报记者:在2010年你的操作出现了反复,一季度,你提出要密切关注资源类行业的投资机会,二季度却减持了在1季度增持的以煤炭、有色为代表的资源类行业。为什么?


王鹏辉:2010年初,周期股的景气度很强劲,我又买回了一些煤碳、有色的个股,没想到,房地产调控政策出台,周期股大跌,景顺内需增长业绩下滑到了后1/2。


我发现自己的判断出现了失误,于是全部卖出了1季度增持的资源类股票,之后,慢慢买进电子消费品的股票。到年底,景顺内需增长逆势上涨11.42%,排名在同类基金前十分之一,同期大盘下跌12.51%。


危机意识很好的帮助了我,一旦跟不上市场节奏,我会全部清仓卖出,反省自己是不是错了,冷静思考之后,再重新建仓。几次重大的推倒重来,都使业绩得到了极大改善。

 

中国基金报记者:做投资,认错很难,要快速纠正错误,就更难了,你怎么做到?


王鹏辉:如果担心下课、担心公司关门,你就会认错,有足够的危机意识,你就会否定自己。


做投资这么多年,我的感觉是,错过了、做错了都无所谓,错不可怕,就怕一错到底,做错没关系,但要赶快回来,防止亏大钱。我也常常犯错,也错过了很多机会,但我私募公募加起来业绩还可以。这也是做投资和研究的差异,做投资要根据实际情况做决策,不可能呆着不动,当然,呆着不动也是一种决策。


犯错的时候,有的人可能想的是忍一忍,但我会担心万一错了,可能就没有机会继续了,我会先纠错,先回来再说,如果卖错了,还可以再买回来。反复无所谓,不要苛求太完美,先活下来最重要。

 

中国基金报记者:请讲一个你卖错,又买回来的例子。


王鹏辉:随着中国经济进入转型期,以创业板为代表的新兴产业个股表现较好,我也看好新兴产业的发展机会。2011年下半年,我陆续买进了一些新兴成长股,没想到,2011年股市单边下跌,沪深 300 指数下跌 25.01%,而中小板指数则逆转了 2010 年的上涨,大幅下跌37%,大盘股大幅跑赢中小盘股。


2012年初,新兴成长股继续下跌,我管的两只基金的净值较大幅度落后业绩基准,是我落后业绩基准最多的一次。我迅速调整仓位,降低了组合中消费品和新兴产业的配置比例,增加了金融等低估值行业的股票,到2012年一季度末,景顺长城内需增长的前十大重仓股基本都是大盘蓝筹股。


2012年中期,宏观经济下滑,下游需求不振,上游价格承受压力,传统制造业产能过剩压力较大的局面没有改善。我开始卖掉传统行业的股票,买回新兴成长类股票。因为资产配置和行业配置的反复,景顺内需2012年的业绩表现很一般。


不过,因为有过两次反复,2012年我重新买回新兴成长股时,就认得比较准,配置的比例较重。为2013年打下了良好基础。

 

中国基金报记者:2013年A股市场严重分化,沪深300下跌,而创业板指数大幅上涨。景顺长城内需增长获得了70.41%的优异业绩,高于业绩比较基准收益率71.45%。从公开资料看,你加仓了TMT的股票,为什么?


王鹏辉:在经历过往几年的反反复复之后,中国经济增长模式转型已经形成共识,中国在通信设备、终端和元器件制造、内容和应用等环节的竞争力都在不断提升。2013年,TMT行业在上网带宽和终端硬件水平快速提升的推动下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结合宏观和行业趋势,我当时重点配置了TMT行业,当年获得了较高的超额收益。

 

中国基金报记者:2013年底,你开始减持新兴产业的股票,组合里出现了美的电器、北车、南车、国电南瑞等大盘蓝筹股,为什么?


王鹏辉:当时,新兴产业高歌猛进,折射了市场对未来的期望,但的确估值已炒得比较高。这是理性的结果还是非理性的泡沫?市场争论纷纷,我的理解是,应该重视新兴产业的投资机会,也不能忽略其中的风险。到年底,我觉得小股票涨幅太大,估值已经很高了,就卖掉了小股票,买进了估值相对便宜的蓝筹股。

 

中国基金报记者:2014年,比亚迪一度成为景顺长城内需增长的第一大重仓股,你当时怎么考虑?


王鹏辉:电动汽车是新兴行业,处于发展的初期,未来渗透率有望快速提升,发展空间巨大,产业链中的优势企业有机会快速发展壮大。我开始增加电动汽车产业链的配置比例,我当时的想法是,三-五年之内,电动车必然会有一轮大行情,布局电动车获取超额收益的机会很大。

 

中国基金报记者:为什么会形成这种弹性灵活的投资风格?


王鹏辉:直觉是危机感在驱使着我,遇到问题,就要尽快解决,因为担心会被淘汰。有的基金经理可能认为熬一熬,明年就好了,我想的是明年还有没有机会。现在做私募,我也总在担心公司关门怎么办,从公司创办开门,我就担心关门。一家私募基金如果三年业绩不好,关门的风险就很大,过去业绩再好,只要连续三年业绩不好,客户就可能走人,公司就可能关门。


时时存在的危机意识,对我的行为有很大影响,对防范大型风险很有好处,危机意识会压着自己去看很多东西,去行动,为了生存而尽可能回避大型风险。

 

中国基金报记者:在私募做投资跟在公募做有什么不一样?


王鹏辉:到私募后,我延续了在公募基金的投资风格,但要做得更彻底一些。公募基金有仓位限制,还有排名,即使在宏观经济向下、产业机会也不明显的时候,也得有仓位,也得一直做。这方面在私募会轻松一些,宏观没有机会,我就看产业,产业也没机会,我就休息,可以空仓休息。或者小仓位尝试做一下,不行,就撤出来。望正资产大量的时间,仓位都很低。

 

中国基金报记者:你大量的时间都是低仓位?为什么?


王鹏辉:空仓是一件很好的事情,把钱放着,不着急下结论。如果按照赢、亏、平各三分之一,空仓不动,至少也不输给60%多的人。能够把仓位降到很低,忍住不动,长期对净值有很好的帮助。


有仓位就会纠结,没仓位,会更客观。你不用为了有仓位去折腾,不需要投入很多精力去做无效的研究,也不会被日常的净值波动所困扰,基金经理就被彻底解放出来了,可以抽出时间来观察和思考,集中精力专注于研究宏观趋势和重要产业的发展。


很多客户喜欢满仓,简单从行为经济学来说,能够空仓就能够创造阿尔法。巴菲特说,做决策的次数要少,这样你会慎重一些,如果有仓位,你就总是要做决策。应该减少决策的次数,特别是要减少小型决策的次数,因为更没价值。多想想宏观经济,现在是什么状态了,后面会怎么样。哪些产业有重大的变化,有发展的契机,这样,你无效的工作会减少,工作效率会提高,为了买而买,没什么价值。

 

中国基金报记者:是否因为要控制回撤,所以控制仓位?


王鹏辉:做私募基金的问题是生存压力太大了,在公募做不好,基金经理可能会下课,但私募做不好就可能是公司关门。这个压力太大了,会大到动作变形,会影响交易。在公募基金选好方向建仓,跌一跌净值有些波动也不怕,压力会小很多,比较适合做逆向投资。在私募即使选好了方向,也不敢过早动手,会等等再看。


私募基金不能犯大错,犯大错可能就会关门。一个大的错误可能三年翻不过身来,一次下跌30%,有时候需要两三年的时间才可能翻过身来。所以,在私募基金约束会刚性一些,但可以集中精力在在比较重要的投资机会上,日常的波动可以忽略,不确信的东西也可以忽略,不用太着急。

 

中国基金报记者:从第三方披露的信息看,望正成立以来的业绩不错,请讲讲你们怎么做?


王鹏辉:望正成立于2015年初,产品4月份成立,正是市场非常热的时候。当时很难预测市场会涨到什么程度,我们建仓后,股市很快大跌,感觉到泡沫破灭的风险很大,我们开始减仓。从最高点5124点到2016年2月最低点2638点,我们产品的日净值回撤最高在13-15%的水平。


在2015年高点减仓后,整个2016年我们一直保持低仓位,偶尔买一点试试,觉得不行,就撤出来。2017年,宏观经济不错,市场结构性行情非常明确,以上证50为代表的白马股大受追捧,创业板则不断下跌。上半年我们重仓买入了白酒股,后来觉得经济上行有压力,白酒股估值也比较高了,就卖了白酒股,之后重仓买入处在底部的新能源汽车产业链公司,到年底,觉得估值高了,经济也开始下行,我们开始减仓。2018年,宏观经济不太好,也没有什么突出的产业,我们的仓位就一直很低。望正成立三年多,绝对收益主要来自2017年,阿尔法主要来自资产配置和行业选择。 

 

中国基金报记者:你怎么确定什么时候卖?


王鹏辉:或者趋势到了,或者估值反应已经很充分了,差不多了,我们就会卖出。


我们止盈是很积极也很激进的,涨多了,我们会很主动的卖股票,我们把账面盈利变成现金的冲动很强烈。反过来,我们买股票很谨慎,因为一买成股票就有风险,就有波动,就会影响你的主观判断,让你变得不是太客观。所以,我们会控制住把现金变成股票的冲动,股票变现金,则可以积极主动一些。

 

中国基金报记者:卖错的时候会不会后悔?


王鹏辉:卖错不怕,卖了,又涨了,没关系,因为没有净值的绝对负贡献,不会有绝对损失。买股票,搞不好就会有损失,私募这一点跟公募不一样,公募可以激进一些,左侧交易做得更多一些,价值投资在公募可以做得更纯粹更充分,私募有时候还不敢这么做,因为担心波动太大。私募要控制回撤,需要更谨慎一些,我们基本上是买入偏向右侧,卖出偏向左侧。


有人说,牛市应该捂住股票不要动,这都是后视镜,事后看都很清楚,我觉得,拿到合理的收益率就可以走人了,你只要赚到你能赚到或者你需要赚到的那一部分,就可以了,不要和别人比,也不要被市场的短期表现牵着走。年化复合25%-30%的收益率,17%-18%的阿尔法,你就是全市场最好的了。宏观大型的机会非常少,三-五年做一波就够了,行业则要看具体情况,可能是几年做一波,也可能是一个行业做几年。

 

中国基金报记者:你很重视宏观和产业研究?


王鹏辉:这些年来,A股指数完美反应了宏观经济变化的趋势,根据宏观经济来做配置,会有很好的收益。另外,重要产业从低渗透率向高渗透率发展过程中,也会带来很好的回报。我在公募主要是两轮行情贡献的收益:一是2009年宏观经济下跌后强劲反弹,二是2013年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渗透率爆发性增长带来相关股票的大涨。这种经验是可复制的。


我们所有投资都会围绕这两点,来进行资产配置和行业选择,第一看宏观经济周期,重要产业是抓住一个算一个,抓到一个就会有很高的超额收益,关键是要抓住重要的、大型的机会。


行业方面,我们除了关注新兴产业渗透率的变化趋势,也会研究传统产业内部竞争结构的变化,有时候产业整体没什么变化,但竞争结构发生改变,集中度提高也会带来很好的投资机会。

 

中国基金报记者:个股怎么选?


王鹏辉:个股反而比较简单,券商做了很多基础研究,都是很好的参考。只要宏观看对了,产业看对了,方向上不出错,个股看错的概率很小,只是阿尔法的问题,买对了,多赚点,买的没那么好,可能少赚点,不会出大问题。


个股服从宏观的波动、服从产业的发展规律,渗透率提高的产业,龙头个股、有特色的个股肯定会好,行业集中度提高的时候,谁的产品新、有成本优势、有特点,也会好。

 

中国基金报:你们公司有多少研究员?


王鹏辉:我们主要是自上而下做研究,核心是研究宏观经济趋势与重要产业,研究员不需要太多,我们有6个研究员,基本上就能覆盖了。人多了沟通成本、管理成本都很高。

 

中国基金报记者:你认为自己是价值投资者吗?


王鹏辉:我是价值投资者,但不是长期投资。很多人混淆价值投资和长期投资,这两者没有什么关系。长期投资风险其实非常大,个股的风险可以说是千奇百怪。我们很难认定一个企业五年十年后会怎么样,因为影响因素太多了。我不倾向于拿客户的资金来赌一个企业五年十年的未来,成功了大家都满意,失败了呢?

 

中国基金报记者:你希望把望正做成一家什么公司?


王鹏辉:作为一家资产管理公司,长期给客户赚钱、给客户创造收益、创造阿尔法是最重要的,客户买我们的产品,几年下来觉得挺好,我们就真的是好公司。日常生活中,我们买什么东西觉得挺好的,公司肯定也不错,就像华为手机,我们用着觉得挺好,华为就是家好公司。客户买我们的产品,虽然会付一些管理费和业绩提成,但省了自己的时间,财富也实现了保值增值,分享了中国经济的成长,如果客户觉得值得,你就是一家好公司。


本质上,我们是金融服务业,主要看你提供服务的品质如何:一是你要给客户创造绝对收益,二是运作过程中间,波动率不能太大;三要把你是怎么做的很清晰的传达出来,让客户心里有谱。收益率太低不行,波动太大不行,讲不清楚,也不行,大家也会怕,担心你业绩的过持续性,最好是产品收益率不错,波动相对小一点,讲得清楚一点。


我们每一件事情都是以客户为中心,客户不认可你,你就没有存在价值。

 

中国基金报记者:你希望公司做到多大规模?


王鹏辉:规模是自然而然的,你的产品长期业绩好,自然就会大一些,当然,不要超出规边界,别影响客户的感受。现在我还不担心规模会制约业绩,我以前管的公募基金规模在200-300亿之间,望正现在的规模在50亿左右,还没什么问题。

 

中国基金报记者:现在股市很低迷,你认为未来的机会在哪里?


王鹏辉:第一是宏观经济回升的机会,宏观经济周期经过这轮下滑后,肯定还会重新再度向上,未来三一五年,会有一次比较大型的、全面的指数型机会。第二是重要产业渗透率不断提升的机会,像电动车、5G、云计算和健康服务等,第三是一些竞争结构改善的产业机会,散落在各个领域里,没这么简单清晰,需要仔细研究。 


尚未登录,请 后再评论
发表
  • 非常欣赏王鹏辉,2019年很可能就是王总成长股的天下了,据说很快就要建仓了哦
    11小时前
  • 感觉 2019楼市以“稳”为主,警惕各地政策变相大松绑带来不理性入市
    11小时前
  • 望正择时确实做的好,抓住产业投资机会,厉害
    1天前
  • 王总的投资理念一直是很欣赏,研究能力也是毋庸置疑的,在去年的情况下王者亏损也不超过5%,确实都还不错。
    2天前
  • 很喜欢望正的思考,王鹏辉不仅帅,而且投资能力很好
    2天前
  • 未雨绸缪,历来如此
    2天前
  • 大型国企,500强也不是绝对没有风险,所以只能说因为大型国企,风险相对低一点
    2天前
  • 老散刘麻子
    持仓用户
    风险其实是防范的,而是要在于个人的心里,投资者自己心里有数,才是最重要的。
    2天前
  • 望正的产品做得也非常不错,对于择时的能力非常的精准。
    2天前
  • 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做,相信专业的力量
    2天前
持牌机构 / 强大股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