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金斧子,投资有风险,选择需谨慎!
当前位置: 首页 > 私募社区 > 万字干货!凯丰投资2020年2月金斧子疫情专题分享会实录
万字干货!凯丰投资2020年2月金斧子疫情专题分享会实录 精华
2020-02-07
1.1万
4

时间:2020 年 2 月 4 日下午

主讲人:凯丰投资市场部总经理 邓安娜

            凯丰投资首席经济学家 高滨


各位投资者、机构合作伙伴,大家下午好!我们将从投资理念和决策流程来梳理凯丰投资在面对疫情前后的资产配置布局及逻辑。


作为一家以宏观策略为主的私募机构,凯丰投资在资产配置中有股票、债券,也有商品期货。在实际运作每一类资产过程中,凯丰一直秉承的投资理念——“赢”,即“亡”“口”“月”“贝”“凡”。 



首先,“亡”是风险的控制,在此次疫情发生之前,我们年初是有逐渐降低我们的股票仓位,尤其是在节前最后几天疫情逐渐严峻的时候我们进一步下降了股票仓位。整体来看,1月份的股票仓位下降了 1~2成,这体现了我们的风险控制意识和避险意识。这部分降下来的仓位,我们拿出了一部分用来增加商品的仓位。 


除风险意识以外,还有“口”是非常重要的,即沟通和交流,各个板块的资产运作需要充分的沟通。在疫情发展过程中,我们的投资决策委员会一直在持续沟通,讨论我们在开市之后的投资比例。


另一方面,在“赢”的过程中很重要的是投资战略的思考和规划,也就是时间(“月”)。在我们看来,对于资本市场而言,疫情是一个短期事件。对于投资者来说,周一的下跌,更多是一个短暂性事件;从中长期的角度来看,可能构成了结构性的买入时机。从更长期的角度来看,我们相信未来会走向一个确定性的胜利,我们希望投资者更长期地与我们同在,一起做到“赢”。


“贝”,即资金,也是相当重要的。尤其在这一次疫情中,我们也是深有体会。凯丰投资有很多产品的开放日原本是1月31日,但是因为假期延长至 2 月 2 日,开放日也就顺延到了2月3日。如果按照 2 月 3日的价格去买入,相对来说是最近的一个比较低的点位。伟大的资金成就伟大的投资,当面对市场下跌之后,有没有足够的资金,有没有足够的仓位能去加仓。在下跌过程中,寻找更优秀的资产,寻找性价比更高的资产,建立仓位。我们在一月份有不少的新申购以及股票下降仓位后的资金,让我们能够在市场恐慌之后寻找优质资产建仓的机会。凯丰投资一直以来强调公司自有资金、投资经理跟投的资金以及员工的资金与客户同在,我们决定再拿出自有资金1亿来认购公司的宏观策略产品。

 

最后,“凡”字是专注和短期舍得放下,这是我们对投资本质的思考。凯丰形成了六大研究团队,基础研究包含气象和卫星遥感研究,这个团队的核心人员是我们从 NASA(美国航空航天局)请回的博士后,在前期是做到了印度洋异常暖流之后所带来的油粕套利机会,以及螺纹钢的机会。这次疫情中,我们的基础研究团队实时关注气象对于疫情的影响,因为相对来说温度升高,更有利于疫情的控制。


在商品领域,我们分成农产品、有色、黑色跟能源化工,在所有的期货板块都有布局。从基本面和短期的角度来看,商品是受到冲击最大的板块,凯丰投资首席经济学家高滨稍后会做一个更详细的分析以及介绍我们的应对。


第三方面主观选股领域,凯丰一直以来坚持分散投资,尽可能在七大板块上资金都有配置以匹配沪深300指数。我们在七大板块当中有四大板块的配置比例超过10%,分别是消费、TMT、金融地产和交运及公用事业,而周期、医药和高端制造,配比是低于10%。


第四个是量化选股以及期货量化,期货量化目前投资非常少,更多是股票量化,而股票量化是以中证 500指数增强的形式来体现的,有较明显的超额收益。


最后一类资产是债券,在利率债、信用债跟可转债这三个板块都有布局。从短期来看,利好利率债的表现,因此我们也增加了一部分国债期货的头寸。信用债要警惕违约风险,可转债可能会迎来相应的结构性资产配置的机会。


而我们的宏观团队,整个春节期间非常关注疫情的影响,实时播放疫情数据进行疫情分析、对各个资产板块进行分析。


以上是凯丰投资整个研究团队的框架以及目前资产配置的情况。


大家比较关注的商品、股票以及债券的持仓占比,由凯丰投资的投资决策委员会来最终决定。投决会的决策过程,主要是从宏观、股票、量化以及债券等各类资产的全方位融合贯通之后,寻找到了一个最佳的配置。经过这样的探讨分析,我们得出一个判定2020年的市场结论:商品的机会大于股票,同时也会优于债券。 



虽然2020年初受到了疫情的短期影响,但从中长期的角度,我们仍然没有改变这一观点,原因如下:


首先是国内政策偏松。我们认为2020年的宏观政策整体偏宽松,货币政策将维持在一个比较宽松的水平。在疫情之后,经过梳理我们发现政策进一步宽松。经济增长来看,我们会发现基建投资是超调的,制造业投资在阶段性见底之后预计2020年会有反弹的动力,并且商品的周期已经到了去库存的尾期。只要2020年开始补库存或者是需求的增加,都将会非常支持商品的表现。因此,我们认为国内的经济不悲观,一季度甚至会超预期,这是我们在疫情之前的判断。


其次,全球经济环境利好股票。美国经济回落体现出了韧性,同时整个欧美的货币政策相对比较宽松,而且中国跟美国第一阶段的贸易协议基本已经达成。所以,现在其实营造出来了对股票相对利好的市场环境。


当然,在商品、股票、债券这三类资产当中,我们更认为商品受利于基建驱动后,它所表现出来的需求和反弹力度会更大一些。因此就机会而言,我们认为商品大于股票,并且相对是大于债券的。


2020年宏观投资展望——

生命依然在于运动



2020年,其实年初的时候市场就已经比较乐观了,我们的确认为今年有中国机会主题会延续,就是说股债商品汇率同涨,当然幅度有限,涨幅应该远低于波动率。而突然到来的疫情实际上加剧了这个波动率。


现在,我们对疫情是比较乐观的,但对经济略悲观。在这个背景下,市场会发生比较剧烈的震荡,在这过程中,我们认为一味看多或者看空意义不是特别大,因为情况千变万化的,对风险做一些主动的预判,并形成一个根据市场情况演化来决定如何调仓,事先做好这个预案,可能是一个更重要的事情。在当前时间点,经过巨幅下跌之后,我们认为出现了短期的机会,但这个机会是否能一直持续到今年一年,还是说短期超跌反弹的交易机会,我们当前认为交易机会比较多。


对疫情整体的判断,我们认为疫情应该是可控的。这种可控不光是可控本身,还有疫情本身并不非常恐怖,对疫情我们是比较乐观的。乐观的核心原因在于湖北以外确诊人数已经是6910人了,湖北以外的死亡人数到现在为止是11个人。我们对死亡者家庭表示哀悼,因为一旦发生,对于家庭来说这是一个确认100%的事情。但是从统计意义上来说,湖北以外的这个数字并不算高,这个数字使得我们对疫情有一个判断。当然我们不是病毒学家,也不是药理学家,因为我之前是学科学的,学物理的,所以对数据的敏感度还是比较强的,对统计的依赖比较强。我们尝试统计和统计对比的角度得出的一些判断,不代表任何官方也不代表我们就是正确。湖北以外的病死率,即病死的人数除以确诊的人数,是0.2%。之所以关注湖北以外,是因为这些地区没有医疗资源的限制,没有医疗瓶颈,所以这个数据应该比较准确。如果说1月20号以前,地方政府可能存在数据隐藏或者低报,但1月20号习主席讲话之后,湖北以外的数据大概率是准确的。因为湖北以外地区的人直接接触海鲜市场的可能性比较小,那么湖北以外的死亡率很低,可以推断这一病毒人传人即二代病毒的毒性并不恐怖。


我们可以做一些国际对比。根据美国CDC公布的数据,2017~2018年流感季,美国有将近100万人住院,有近8万人死亡,从全球的市场看其实并没有引起过度恐慌。更典型的案例是2009年的猪流感,最保守的数据是美国因为猪流感死了3000多人,这是一个失控的疫情。可能很多人没有关注的是猪流感在中国导致了800人死亡,是超过两倍于SARS的数据。但因为没有太多人了解这件事,所以没有形成恐慌。全球最著名的医学杂志柳叶刀杂志,去年 9月有一篇论文分析2010年和2011年,他分析了中国大概每年有8.8万人死于流感相关的疾病,老年人与体弱者占大多数,这其实也是非常符合新型肺炎的死亡特征。


我们判断,从死亡率和病例增速角度来讲,疫情本身不用过度担忧,但这奠定了一个基本面,即一旦市场真的开始认知到,或者说绝大部分百姓真的认知到这件事情并不那么恐怖的时候,市场的担忧情绪过去之后,其实对市场慢慢会形成一个利好的支撑。


我们对短期经济感到担忧。疫情虽然不是特别恐怖,但是政府和民间采取的措施带来真正的直接影响是比较大的。每年春节期间零售销售约10000 亿,旅游支出大概是5000亿,这两项叠加一共是15,000亿,那么今年这两项都应该受到了很大影响。如果说我们预计影响1/3也就是5000亿,这个本身就可能达到0.5个GDP的百分点。因此我们预计这次疫情的直接冲击约0.3~0.5%,再加上间接冲击,今年整体对GDP会造成一个比较大的影响。并不是因为疫情本身恐怖,而是为了防止扩散的防范措施带给经济方的负面影响是比较大的。最近召开的政治局常委会议和国务院的会议都提到了今年的经济发展,因为前面冲击比较大,接下来后期促进经济增长的措施应该会比较多。也就是说,经济本身是负面的,政策措施的影响是正面的。 


经济本身的负面,就使得很多消费的盈利就消失了,对整体的盈利水平会有影响,而基建不会消失只会推迟,甚至在经济比较弱的时候,政策刺激下基建的受益程度更高。基于这个分析,我们还是比较倾向于认为商品的反弹力度更大,当然现在商品受到的直接冲击可能也比较大,从基本面的角度分析,我们还是相对更看好商品一些。 


接下来资金面,我们本来分析判断今年的资金会略微有些短缺,就假定散户不那么积极则资金将会有些短缺。12月份到1月份能看到散户入场的情绪比较高涨,基金发行也非常快速,这带来12月份到 1月份的上涨,这个上涨在停市前两天达到了高峰。所以在进入春节的时候,股票的仓位都是比较高的,高仓位入场之后,整个春节期间新型肺炎迅速发酵,市场跌下来之后,大家没有机会减仓,所以在这个位置上大家需要充分地换手,股市才能大幅上涨。我们的初始判断是下跌8%左右,这个点的风险回报来讲是比较合适,但是我们并不认为后面会一路上涨。上涨的压力在于大家没有充分的换手和充分的调仓,市场也许将走出进二退一这种行情。这不是特别好的躺着赚钱的机会,但有一些波动的赚钱机会。


市场还有另外一个压力就是1月份原本有的3000多亿的大规模解禁,我们猜测由于市场情绪比较好这一波解禁实际卖掉的不多,这也构成了市场持续上涨的压力。当前,机构投资者的确更理性,在面对大幅下跌之后,机构投资者不会立刻就跑,甚至会择机加仓。比如我们凯丰投资就追加1个亿自有资金。但是我们觉得散户还没有完全进入理性状态。


情绪面,我们从来不认为 A 股市场缺钱。中国股市的总市值除以M1只有85%,而美国是800%,我们不能说中国股市是缺钱的,但是这种M1到不到股市取决于信心。受到疫情影响,信心很难立刻修复。我们将跟紧各种各样的宏观和微观指标,跟紧基本面、资金面、情绪面的变动,然后做相应的仓位调整,这应该是今年比较大的机会。 


疫情本身对情绪面的影响,我们的判断和市场上绝大部分人的判断不太一样。很多人把新型肺炎类比非典,但我们认为跟非典不能过度类比。首先,非典时期中国经济向上,而如今中国的潜在增长率向下,向下总不是一件让人特别乐观的事情。此外,非典时期中国的经济主要是出口驱动的制造业,非典对经济冲击其实并不是特别大。而现在中国经济中消费对 GDP 的增速贡献已达70%以上,当前更是内需服务消费驱动的经济。这种背景下,这种新型肺炎造成的恐慌情绪可能对经济的冲击就比较大。


与雷曼有相似性的原因是骤停。这里需要强调一句,此次国内只有人员流动的骤停,而2008年是全球范围内贸易与金融的骤停。所以只有相似性,但幅度完全不同,此次国内受到的冲击效应幅度会小很多。人员骤停的坏处是冲击巨大,但好处是政府想毕其功于一役,可能很快地把这个疫情的遏制住。如果很快就能遏制住,恢复也会比较快,那么这个冲击应该不会超过两个季度,这几个月之间会有许多机会可以把握。

 

再说我们比较确定的几件事情。今年本来我们最确定的就是基建,我们认为一季度基建就会远超预期,从专项债的角度来讲,投向更倾向于基建。


现在因为停工,基建暂时无法开工。但是基建跟消费最大的不同,是基建只会递延。如果经济比较弱,我们可能会更倾向于更多的基建投资,一旦疫情稍微缓解一下,那么基建的增速是很快的,所以跟基建相关的版块我们是比较乐观的。而消费,没有了就是没有了。比如说去年影院的票房是58亿,今年的话可能只有一两千万,所以消费消失对股票的盈利肯定是有影响的。


综合起来看,我们还是觉得基建更强,消费相对来说受的影响比较大。


商品方面,疫情过去之后,商品反弹的速度应该超过股票反弹的速度。对于商品本身的判断,节前我们认为,贸易战休战给市场一个阶段性的底线。我们跟踪的所有工程机械,各种数据都显示,反弹的动能是很强的,而且商品的库存也很低, 加上专项债的发行,我们非常看好商品。


很不幸有肺炎的冲击,所以我们的商品多头本身也受到了一定的损失。但中长期来看,基建投资可能延迟,但不会缺席。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预期商品的反弹会比较明显。其实今天有些商品的反弹已经比较强了。


从比较研究的角度来讲,我们还是看好商品优于股票。国内的流动性不好,但全球的流动性还是不错的。美联储的量化宽松,欧洲的量化宽松,中美协议达成,对股市也略微有些支持,只是在短期的悲观下,出现了大跌。


对行业的冲击,肯定是对交通运输零售这些冲击比较大。但是对医药和医疗耗材, 还有在线的一些企业,应该反倒是一些利好。比如像腾讯这样的游戏运营商,阿里巴巴这种电商,还有美团一类企业,会比较好。中长期来看,宽松的货币基调应该是不会有太大的变化,整体政策比较宽松。股市中长期不必太悲观,具体操作上,要灵活调整股票仓位。


我前面谈到过,昨天调整了8%,风险回报比是好的。但是我刚才也说过,大家仓位这么重的情况下,反弹有多大的高度也是值得怀疑的。那么市场就会不断纠结,在仓位的压力和抄底的意愿之间博弈。在这个纠结过程中,其实就会有很多交易的机会,其实我们可能处于比较好的状态,我们会比较紧密地关注疫情的变化, 因为在这个时间点市场是千变万化的。事件对市场的影响其实是非常快的,这个也是我们其实不太建议投资者择时赎回各个机构产品的原因。投资者对市场的反应,一般没有机构对市场的反应快,因为机构跟踪的应该更紧密。


债市方面,本来信用债可能会好一些,但现在的情况就变了。因为经济肯定明显要弱,短期要弱,那么这是很利好利率债。而信用债相反,因为这种冲击,对一些民企、中小企业,高杠杆的企业,冲击可能就会非常剧烈。中长期来讲,随着疫情的缓解,随着基建的加力加速,那么利率债可能慢慢的会受到一些影响。


所以现在的配置,极短期我们还是倾向于做多利率债,就是适当的拉长久期。信用债我们会比较谨慎,本来我们也是只投资高等级的信用债,所以并没有什么影响。


这个时间点,我们的可转债出现了机会,因为可转债跟股票不太一样,股票基本上可以随时加仓,但可转债受情绪的影响非常大。你主动追的话,可转债流动性不好,很难做右侧交易,所以在这个时间点,我们认为可转债大幅机会在左侧。这个也是我们对股市看好的一种表述的方式。


那么总体判断就是,对疫情我们是乐观的,对经济我们相对来说比较悲观一点。 


对各类资产,去年我们就判断今年的资产要大幅的波动,现在这种情况下更是如此。我们现在一味地判断是牛市和熊市,这个意义不大,因为现在情况千变万化,这种情况下,我们要跟进所有的数据,然后根据我们收集到的信息,根据我们得到的市场演变的一些情况、一些新的发展,来决定我们什么样的仓位应该更合适。


从趋势上看,我们还是可以看好商品,然后是股票。利率债和信用债,我们认为利率债可能比现在要好一些。中长期各板块的看法我们也没有太大的变化。从整体仓位来讲,我们年前降低了1~2成的仓位,增加了部分商品投资,现在手里还是有不少的子弹,我们也是对自己现阶段的投资比较有信心。


再来谈一下全年和比较长期一点的看法。


就全年来说,我们认为还是一个震荡行情,凸显出一些交易机会。但是全年的影响因素有很多 ,今天我们主要强调疫情带来一些新的变量,跟大家分析一下,哪些可能会影响或者增加市场的不确定性。


我们强调一下,机构的主动调整还是比较重要的。我们知道美股应该是最好的躺着赚钱的资产。但是即使在美股,其实过去30年里边有15年,如果不主动调仓的话,其实也没有什么机会。


日股就更不用提了,过去30年如果不主动调仓,基本就是一个平盘。而 A 股虽然过去30年它是一个上升的态势,但中间的波动是巨大的,所以其实主动地管理、主动地调仓、主动地根据市场的变化而变化,一直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当下,有一个滞胀的预期差。我们今年年初,本来认为全球有一个滞涨的可能,特别是美国。从下半张图看,美国的工资增长(红线)滞后于独立企业缺人的指数(蓝线),其实它们的关系是非常密切的,然后绿色的是美国的辞职率。辞职率越高,工资增速越快。这是比较明显的一件事情。


现在我们看到美国的辞职率、美国的独立企业缺人指数都是比较高的,这可能带来一种工资的增长。但是美国的经济发展也是后周期,经济增速不会很快,这两个叠加起来,美国会不会陷入一种滞涨?现在很少有人看滞涨,都认为美国是通胀起不来,发达国家通胀起不来,但一旦有滞涨的态势的话,这个预期差就会开始变化。


对中国的判断,我们本来认为中国长期来讲,不用担心滞胀的风险,制造业大国无滞胀。但是,因为疫情,我们要更新一下,就是存在短期的扰动风险。过去这些年说我们吃不起猪肉、吃不起水果、吃不起香菜,最后都被证伪了。

现在的情况是什么呢?我们来看一下山东寿光蔬菜的价格指数。红色这条线是2019年的数据,黑色这条线是2020年初的数据。这个数据其实上是过去几年最高的一个数据。我们的担忧在于,因为要防范疫情,整个的产能会不会消失的比较快?最近我们也看到有一些养鸡户,正因为没有饲料运来,所以就要把鸡都杀掉。公路停止了之后,运输成为问题。现在价格涨的还不是很明显,因为现在实际属于是供需两弱的状态。就是说春节期间大家消费也少,就不出门吃饭了。


但是后边疫情解除,消费迅速恢复的话,供给能不能跟上来,这个是略微让人有一点点担忧的地方。如果今年二季度疫情很快过去,会不会出现食品价格上涨比较快的情况?而食品价格上涨快,我们最担忧的是它会制约货币政策。因为经济比较弱,我们的预期是货币政策会比较宽松,但如果食品价格上涨比较快,会不会制约货币政策,我们现在其实是没有答案的。如果真的制约货币政策的话,那么对股票的冲击,对债券的冲击可能都会比较大。


那么最后一个就谈一个长期的影响。


我们一直对于中国长期是比较乐观的。不是说对经济增速乐观,而是我们认为中国是可以达到5%~6%的实际增速,加上2%~3%的通胀,会有7%~8%的名义增速,这很容易给我们带来10%以上的企业盈利增速。中国在整合过程中有好的企业,有差的企业,会有很多优质企业,百分之二三十以上的企业,年盈利增速在15%~20%以上。


这个就考验大家的投资能力。从资金的角度来讲,国际资金从长期来看应该是流入中国的,从国内资金角度来讲,中国股市不缺钱。


中国股市到底能不能涨的核心,其实是信心何时能恢复。短期来看,我们今天所有的分析认为,疫情本身并不恐怖,但市场现在的确是处于一种恐慌的状态,不光是市场恐慌,其实整体上,老百姓也有一种恐慌的心态,对新型肺炎是非常担忧的。恐慌心态过去了,疫情平缓了,这个信心来了之后,那么,股票的机会可能就开始来了。


Q&A 环节

Q1:相对于短期,可能大家更担心的是长期的经济发展,会不会因为这次疫情为始点,加快了经济下行的风险,您认为未来中国经济的板块有哪些亮点?

A:我的确是略微悲观一点,本来经济自然下行是很确定的一件事情,我们看清华经管学院院长白崇恩的研究,还有其他的很多研究都一样,我们认为中国的经济自然增长率,潜在增长率会慢慢下降,5年之后也许下降到5%左右。今年原本可以靠基建拉动和房地产的放松,但现在受到疫情冲击之后房地产的销售停滞,基建推迟, 经济可能变成脉冲式的短期迅速下行。


在这个转型的过程中会促进经济转型和商业模式创新。中国商业模式创新其实是方兴未艾的,比如说腾讯现在还是被挑战的,电商从阿里到京东到拼多多到美团,不断有创新。所以我觉得这一次冲击最大的影响是线下到线上的转换。所有跟线上相关的产业链比如TMT等等都有一定的机会。这一轮冲击还会出现龙头整合,中小企业会加速关停并转。

 

Q2:您对黑色金属期货是怎么研判,是否也会有相应的一些机会,另外就是咱们的产品本身是不是有相关部署?

A:我们因为是全类资产的产品,我们商品方面黑色有色是一个团队,农产品是一个团队,能化是一个团队(能源化工)。商品我们看得比较紧,有流动性的品种我们都做, 除了一些特别小的品种,限仓比较严的,我们就不做了。


我们认为基建和房地产是正负的关系。今年我们比较看好的是有色,有色只属于地产后周期的产品。去年大家对地产悲观,而实际的表现是很不错。现在地产竣工状况好,地产后周期对应的商品表现就会比较好,有色和玻璃跟地产后周期关系多一点。基建方面如果起来了,对应沥青潜在会有些机会。

 

Q3:目前央行已经向市场注入流动性,从您的角度来看,目前还有多少货币空间可以使用?另外就是说,有观察到您在前两年可能会提示大家全球经济的风险,应该警惕的是通胀这一块,那么目前中国现在遇到了整个经济下行的压力,又加上这次疫情,那么平衡经济增长跟这种 M2 超发的矛盾,中国应该如何去更好的平衡?


A:货币空间的话,首先看利率水平。中国降息空间还是很大,中期来看不担忧通胀问题,制造业大国无滞胀。如果经济很好,通胀是自然的;但经济如果不好的话,中国很难有通胀。因为制造业产能过剩,产能过剩的时候经济又不好,即使外部冲击,输入性价格上涨也无法传导。


所以就货币政策空间来说肯定是可以释放,货币空间应该来说还是比较大的,降准降息都是有空间的。主要看短期冲击之后,需求回升,蔬菜、蛋白、油的需求回升,供给能不能跟得上。如果不能跟上,食品价格如果上涨,那么央行是不是有能力,或者说央行是不是愿意执行持续的宽松货币政策?我觉得这个是存在一定疑问的。关于M2的问题,货币超发是国内讨论最多的一个问题。但M2大是跟中国由银行主导的金融体系相关的,一个贷款一个存款,M2肯定就会大了,其实很难得出货币超发的结论。中长期来看,通胀不是制约货币政策很大的因素。


其实我谈论通胀是觉得全球可能过于低估通胀的潜在可能了,这种低估主要反映在德、日债的利率为负,美债的利率很低,主要是反映在发达国家的利率上面。


谢谢大家倾听和关注,顺颂时祺!



尚未登录,请 后再评论
发表
  • 一切还是看长期吧,还是要看多中国
    2020-02-14 20:05
  • 优秀的企业都是有着原因的 非常好的产品
    2020-02-16 19:16
  • 凯丰的分享很真诚啊,不愧是大牌的投顾。
    2020-02-15 23:01
  • 虽然2020年初受到了疫情的短期影响,但从中长期的角度,我们仍然没有改变这一观点,原因如下:

    1,国内政策偏松
    2,全球股市环境利好A股
    2020-02-14 20:11
持牌机构 / 强大股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