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金斧子,投资有风险,选择需谨慎!
当前位置: 首页 > 私募社区 > 大厂ESG的“马斯克病”
大厂ESG的“马斯克病”
2022-12-07
402
0

如果要给ESG评级标准下的企业找个“双面”管理者,马斯克绝对是最佳人选。

近期,全球的科技巨头频发裁员风波。美国社交网络大厂Meta宣布裁员1.1万人,这是自公司2004年创立以来最大规模的裁员,扎克伯格也就此事进行了道歉。

但在这之前,裁员人数相对较少的推特,却引起了更大的风波。在11月初接管推特后,马斯克以一封邮件说明,计划整体裁员50%,约为3700人。

一方面,马斯克表示每个被辞退的员工都会得到对应的赔偿金,看似保障了员工的合法利益。另一方面,强势裁员计划给员工带来的精神损耗,依然促使联合国向马斯克发了一封公开信,要求他将“保障人权”作为推特管理的工作中心。

此前10月底,马斯克称推特计划裁员75%,引发员工恐慌。压力之下,许多员工开始加班,每周工作7天,每天12小时地内卷。有ESG研究人员表示,马斯克的这番操作,进一步削弱了推特的社会责任信誉度,造成了员工不满,违背了ESG要求。

早在推特之前,马斯克管理特斯拉时,更是有着典型的双面ESG表现。在更强调产品环境影响力的MSCI评级中,特斯拉被评级为A,但是在更强调劳资关系的Just capital里,特斯拉却也得过10%的最低评级。

横跨最高评级和最低评级,可以说在ESG评级机构的评价中,特斯拉几乎是两极分化最严重的公司之一。因此在今年4月,特斯拉被剔除标普500 ESG指数后,马斯克还曾发文表示,ESG就是一个骗局。

在低碳能源上做出行业领先性贡献的特斯拉,也是个不折不扣的ESG偏科生。重视低碳环保的单一维度下,这种“马斯克病”,同样在中国互联网大厂身上显现。

Part.1 偏科的大厂ESG

马斯克以技术创新带来的环保贡献,中国的互联网大厂们不遑多让。

11月30日,在2022腾讯全球数字生态大会上,腾讯云正式发布面向能源行业的生态聚合平台“能碳工场”。其基于能源连接器构建,是腾讯云业务中以“绿色发展、节能降碳”为主题的生态聚合SaaS工场。具体而言,能碳工场包含一个平台和一个生态圈,可以为能源行业碳管理提供场景化解决方案。

无独有偶,阿里在碳中和行动报告中也表示,将为绿色创新提供资金支持,探索相关技术,开展直接空气碳捕获和储存技术的工业化方案,帮助清洁能源消纳。

百度则是发力智慧交通,在百度AI开发者大会“绿色双碳”论坛上,表示智能交通可以从根源上解决碳排放问题,并预计到2030年百度将推动城市交通减少7000万吨碳排放。

大厂们越来越关注低碳能源,除了以技术创新驱动商业目标之外,低碳所代表的可持续发展商业价值则是另一层意图。作为可持续发展商业的核心量化指标,ESG报告的披露和国际机构的ESG评级,在2022年来到了一个新高度。

对于在港交所上市的公司来说,2022年上市公司需要遵循“不披露就解释”的ESG指引。在ESG成为必答题后,低碳报告成为可以看到互联网大厂ESG水平的一个定性因素。

2022年7月,在国际环保机构绿色和平与中华环保联合会共同发布的《绿色云端2022》报告中,从信息披露与环境治理、碳中和目标与行动、可再生能源目标与行动、影响力四个维度,对国内24家领先互联网云服务与数据中心企业的碳中和表现进行评分。

在互联网云服务企业排名中,腾讯居于首位,因其信息披露全面、碳中和目标完善以及绿色电力交易总量较大而获得较高评分。其次分别是阿里巴巴、百度、华为、京东等互联网第一梯队企业,后发的新势力字节跳动,排名稍显落后位于第七。

但是,在云服务市场碳中和表现靠前的腾讯、阿里等头部企业,在ESG评级上却没有取得理想成绩。

截至2022年1月,在MSCI的ESG评级中,表现最好的美团也仅在2019年和2021年被两次评级为AA级,阿里、腾讯等互联网大厂则是常年在B-BBB级区间徘徊。在MSCI的2021年度ESG评级结果中,除华为外,国内互联网大厂均未上榜。

不同于美国市场,苹果、Netflix和亚马逊已经成为全球ESG领域的领导力量,在国内企业ESG的表现上,金融行业、能源工程、房地产行业都在按ESG标准迅速转型,作为中国企业创新土壤的互联网大厂们,却没能引领风口。

Part.2 低碳切口下的大厂语境

不过,对于尚处于高端工业化进程中的中国市场土壤来说,互联网大厂们从偏科生到全面优等生又是必经之路。

一方面是在国家层面,双碳战略的推出,将企业的环境责任法律化,形成全国范围内统一和强制执行的标准。

2016年,中国证监会出台政策,要求重点碳排放行业的上市公司必须在年报中披露碳排放情况。随后“双碳”政策和有关法律的进一步出台,越来越多中国企业将披露碳排放信息,并履行减排义务。

在这种背景下,碳排放表可能与企业三大财务报表并列,成为企业必备的第四张报表。政府、企业管理者、投资人以及其他利益相关者,都能看到企业所承担的环境责任,倒逼企业加大在环境保护方面的投入,加快绿色发展转型。

在国家的双碳目标下,ESG中的三个责任是有层次的,三层责任从下往上依次是G、S、E,呈现层层减弱的特征。“双碳”以国家强制力要求所有企业承担最高级的环境责任,而承担环境责任(E)将带动企业更加主动地承担社会责任(S)和公司治理责任(G),促进我国企业ESG的发展。

最终实现在双碳的小切口下,以点带面提升中国企业治理结构和社会责任,这是中国策略下的ESG大势。

但是在国际评级标准下,能源工程等第二产业企业评级中E所代表的碳中和权重较高,而互联网等第三产业企业中,往往后两项S所代表的社会责任和G所代表的公司治理占据更高的评级权重。

这意味着在国际评级口径下,对互联网企业来说,双碳做得好对于提升ESG评级的帮助,要远远低于第二产业企业。

另一方面,可量化性也是互联网大厂更愿意投入双碳的主要原因。

因为缺乏统一的标准,目前企业的ESG信息披露,主要还是定性描述为主,定量数据为辅进行总结展示。因此可获得的ESG数据还存在非结构化的特征,不具有可比性。

但是建立在国家层面的“双碳”,以可量化的企业碳排放指标,作为一个可比指标,可以清晰地代表一个企业承担环境责任的水平。一般社会大众能感受到的指标,主要集中在环境类,且这类指标的计量相对成熟可靠,因而更被企业看重。

在E之外,其他需要考核的S和G两项,往往很难准确定量,单独靠定性来考核的项目,往往带有比较大的主观裁量余地,也是评级结果引起争议的重灾区。比如道德与反腐败、董事会独立性、企业治理水平等,一般是评级机构根据过往媒体报道和公开舆论进行判断,但是却又难免掩盖在各家企业舆论公关的操作之下。

不同国家和不同文化背景,对ESG的理解不一样,自然各有所侧重。对尚处于工业化进程中的中国企业来说,环境治理的问题,其重要性比一个现代国家或者后现代国家重要得多。

所以在中国低碳的切口下,企业对环境治理的评价会给到更多的权重。对于美国公司来说则是更关注社会责任板块和企业治理,特别是和员工、多元化相关的信息,这是不同企业在不同环境发展阶段表现出的差异。

Part.3 评级也是一门生意

抛开多元化的土壤谈分数,在低碳指标衡量的E之外,S和G所代表的促进多元化,可持续发展的ESG来说,评级可能是另一种话语权生意的垄断。

此前称ESG评级是“魔鬼的化身”的马斯克,虽然是偏科生,但是特斯拉在年报中却是一阵见血地指出ESG评级的本质是服务于金钱,用来衡量风险或者回报的美元价值,并不关心企业在做的事情本身对地球、对社会好不好。

同样的观点,去年底彭博也曾发长文指责目前最知名的ESG评级机构MSCI,称其“根本没想去衡量一家企业能给世界带来怎样的影响”。

对于各种质疑,评级机构MSCI的ESG与气候研究负责人表示,他们根本没理解ESG评级是干什么用的。在官网上写着,MSCI的ESG评分旨在帮助机构投资者了解企业的财务风险,更好地配置资产,在他们自己有限的时间范围内实现投资回报最大化。

另一家评级机构也把ESG评级聚焦在了“规避风险”上,在官网声明,ESG评级反映的是一个公司在环境、社会、治理层面所面临的风险,以及这家公司能否很好地应对这些风险。

富瑞投资银行的ESG负责人,同样做出过类似的评论,并且补充道:“我也不想这么说,但是在资本市场里,ESG不是用来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

当衡量可持续发展能力的ESG评级,成为可以左右投资策略的中立参考标准,评分的金融属性就更强了。

在资本这一侧,有许多基金把ESG当成了流量密码。英国投资专家Kyle Caldwell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过去几年里,ESG基金领域有大量新推出的基金,实际上只是对现有基金的修改,“改名换姓”是为了洗绿自己,拥抱风口。

对于代表着可持续发展的ESG市场,本来是为了减少信息不对称、鼓励经营向善而生的标准,但当用金融工具推动ESG发展的同时,如何更好地监管金融衍生品下的ESG作恶,决定了双面ESG的哪一面,将起到主要市场作用。

参考资料:

经济可持续视角下的ESG:TMT行业浅析——第一财经

ESG评级机构面对伦理考核:金融界的正义天秤or恶魔庇护所?——着陆TouchBase

马斯克接手推特强制裁员,原来做新能源车的他真的不懂ESG——中国ESG研究设计中心

专访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副理事长陈文辉|在高确定性的“双碳”投资赛道中踩准节奏奔跑——21世纪经济报道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科技新知”(ID:kejixinzhi),作者:古廿,编辑:伊页。

尚未登录,请 后再评论
发表
  • 当前帖子暂无评论
持牌机构 / 强大股东